写给即将收到offer的筒子们

TonySun

Moderator
Aug 14, 2007
5,010
0
36
#1
[i=s] 本帖最后由 TonySun 于 2010-7-20 03:47 AM 编辑 [/i]

写给即将收到offer的筒子们

“一个人可悲的就是一张ivy的offer竟成了他人生的制高点” 这是我两年前偶然间看到的dartmouth的前辈wuqinggong说过的一句话,这话时刻警醒着我(虽然我没进ivy),也激励着我向前。

(跳跃一下)
我的父亲生在湖北省的一个农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凭借着祖父祖母微薄的收入,养着包括我父亲在内的六个孩子,四个男孩,两个女孩。父亲排行老二,因为祖父祖母每天都要在农田里干活,父亲又年长,所以父亲每天除了上课,还要帮忙烧饭,洗衣服。父亲很要强,即使这样,成绩还是一直很好,从小学到初中,总是年级第一,听祖母说有一次父亲考了年级第六,还没回到家自己就哭了。我有一次偶然问起父亲为什么那么爱读书,他笑着说“小学的时候,读书可幸福了,上上课,做做作业多轻松阿,你不知道,我暑假的时候可就遭殃了,天天要去忙农活,有的时候会被蛇咬,常常还会长疖(jie)子。” 父亲的童年虽然生活着贫穷之中,但总算生活是有保障的。
情况在他高一升高二那年暑假急转直下,祖父的脖子上长了一颗肿瘤,那时候也没有意识到有多严重,村子里很多人都会长肿瘤,邻近的村子里有个赤脚医生,由于农村人没有看病要去医院的意识,加上去医院很贵,周边好几个村子里的人一要开刀的手术都是找那个赤脚医生解决,祖父也不例外。不幸的是,那医生医道不精,开刀没开好,本来是良性的肿瘤,恶化了,没有几个月,祖父便去世了。这对于整个家庭都宛如晴天霹雳,家里的顶梁柱就这么走了。父亲那年刚好要考大学(父亲那个地方当时高中只有两年),而他的弟弟也要上高中了。祖父走得那天晚上,祖母没有多说什么,咬了咬牙,跟父亲和他的弟弟各说了一句话,“你好好考大学,不要多想,家里无论如何要让你把书念下去。” “三儿(祖母对弟弟的称呼),妈妈对不起你,没钱供你念书了,过两天你就回家吧,帮妈妈打点打点家务。”
就这样一个平凡的晚上,决定了两个人的命运。祖父的去世对父亲的影响很大,开始的一段时间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看书,后来父亲对自己说,只有考上大学才对得起去世的祖父。打那开始,父亲暂时将祖父去世带来的痛苦抛于脑后,回到了正常的学习轨迹。由于要省钱念大学,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辛苦,每天三餐基本上是米饭就着萝卜干,青菜汤这样混过去,偶尔汤里面有那么一两条小虫子便当作是加餐了。
终于那年高考父亲如愿考入了大学-—东北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父亲成了村子里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拿到通知书的那天,父亲哭了,哭得很厉害,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祖父要是能多活一些时日,就能亲眼看见自己上大学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多久,烦恼就来了——没有足够的学费。于是祖母开始了艰辛的借钱旅程,村子不是很大,并没有很多人,所以大家平时都认识,祖母就乘着暑假,带着父亲一家一家的跑,有的人慷慨一点就借上一两百,小气的磨磨唧唧的掏出几块钱,十几块钱。有的家里有人在外面当包工头,在村子里还算混的不错,祖父在的时候也常常会找爷爷帮忙,现在祖父走了,祖母去借钱却摆起一副“我没钱,别找我”的姿态,这是父亲第一次体会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祖母并没有放弃,无论如何也要把家里唯一的大学生送出念书,读书才有出路。
终于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凑够了父亲上大学的钱,买了一张单程火车票,拖着两个大箱子,便独自往沈阳去了。这一去便是六年没有回家,而此时的父亲才刚刚过了16岁生日。大学生活对于父亲来说远不如那些城里人来得容易,交完学费,父亲的口袋里并没有多少盈余了,只能靠着平时和放假打工才能赚一些生活费,在学校食堂有红烧肉,有烤咸鱼,可父亲还是像高中一样青菜汤加米饭的,只是少了萝卜干,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生活水平下降了。父亲一向很有自尊,不愿意蹭吃蹭喝,若是几个室友约了父亲一起去吃老边饺子,便会俄上几顿,或是多打一些零工,攒出一些小钱来出去逍遥一顿,决不愿意要别人请客。父亲大学时也算长得比较英俊,好多次室友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父亲都推脱了,嘴里面说不想谈,可心里面盘算着的却是没有钱谈恋爱,谁不想给无聊的大学生活填些色彩呢?
后来的几年大学生活,父亲一直这么拮据,有几次因为钱的问题差点退学。那几年祖母所在的村子里的人都借遍了,只能常常一天跑几十里路去到一个村子借钱,再折返到另一个村子,好在那时候祖母还年轻,体力也很好,没有累坏。也许看到父亲在外面念书,渐渐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使得祖母格外精神吧。
匆匆忙忙,大学四年就这样过去了,本来好多教授因为很喜欢我父亲,都希望他留下來读研,但是父亲一一拒绝,原因就是父亲必须要马上开始工作还债了。父亲被分配到了扬州工作,是一个国营企业。白天没什么事做,由于厂里面每年可以公费派一个人到美国进修,前提条件就是英文要好,父亲就在办公室背TOEFL单词,那时候小城市也没有什么复习材料卖,只能被单词。后来父亲去南京参加了TOEFL考试,成绩还不错,637,再加上厂长很喜欢我父亲,出国留学基本上板上钉钉。可有的时候被领导喜欢往往是把双刃剑,厂长非要把她的女儿介绍给父亲谈朋友,父亲不愿意,厂长一怒之下,即便是把出国名额空出来,也不愿意让父亲去。父亲也是年轻气盛,不去就不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便接着做自己的工程师。后来遇见了我母亲,没经过多少时日便结了婚,生了子。
后来父亲想着一直在国营企业工作也不是个事儿,太耽误了,在我两岁半那年便孤身来到上海外贸学院念硕士,家里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积蓄,读书的钱是我的大外公(也就是我外公的哥哥)借的。两年后父亲顺利毕业了,便开始找工作,一开始被GE录用了,可惜后来体检没有过,因为父亲有乙肝,是阳性的(那时候的公司对乙肝很敏感,过了好些年才有法律明文规定不可因为乙肝而拒绝申请者),只好放弃,选择了一家小一些新加坡公司,要去新加坡工作,所以同样要体检,父亲当时去抽血的时候是我母亲伸的胳膊。(那时候血液监测也真糊涂,男女都分不清)就这样混到了新加坡。工作了三个月之后便又被派回上海了。
当时MBA这个概念刚刚进入中国,并不为众人所熟知,父亲虽说工作很忙,但认定MBA会对工作有很大帮助,就这样,业余时间搞定了交大MBA的文凭,成为了交大MBA第一届毕业生。后来的几年父亲升职升得很快,恐怕是得益于当时的决定吧。
尽管父亲的人生碰到了许多坎坷,职业生涯也还算是顺利。可是与母亲的感情却在我初二升初三那年彻底破裂了。我无从判断双方的对错,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对于父亲而言,不论是情感还是经济方面打击都是巨大的。离婚后,为了远离矛盾,父亲把这么多年攒钱买下来的房子和基金都留给了母亲,辞去了工作,租了一套房子,待业在家休养。
同一年祖母病逝了,也是肿瘤,长在脑袋上,尽管手术很成功,但由于发现的太晚终究没有躲过这一劫,父亲听到祖母病危的消息,立马和我赶回老家,希望能见祖母最后一面,那个当年在炎热的夏天每天走几十里路四处借钱为了把他送出去上大学的母亲。我们见到了,就在祖母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的那一瞬间,她咽了气,嘴角微微上扬,她知道,儿子回来了。
离婚后的低潮期,父亲没有了工作,凭借着以前自己些许的存款,加上周末去给Nokia, GM等公司的员工们讲课,赚一些钱。后来听父亲说起来那段日子是极度难熬的,经济上,又要供我上学,又要交房租,没有稳定的工作,这么多年的积累在一瞬间便消失殆尽了。感情上少了这么多年来一直给他支持的母亲,又离开了在一起多年的妻子。生活证如一出悲剧。(换作是其他人难保不割腕跳楼什么的)当然那时候父亲并没有跟我提这些, 怕影响我的学业 ,只管叫我好好念书,不用担心别的问题。求职是个艰难的过程,要么父亲觉得不合适,要么公司对于父亲过往频繁的跳槽有顾虑,始终没有一个合适的工作。终于,在距离父亲辞职后十个月的某一天,父亲收到了一个矿业公司的offer, 要在大连工作(父亲因为母亲在上海的缘故,不想在上海工作了,到现在也还是对于在上海工作有顾虑),和我商量了之后,便去了接受了offer去了大连,重新交朋友,重新做人做事。(这就是为什么我高中会跑去大连念)
故事到这里差不多结束了。直到现在,父亲工作很稳定,供着我在美国念书,有了女朋友,可能今年或者明年结婚。老家的兄弟姐妹们也照顾的很好,每年会往家里寄不少钱,隔两三年便回去看看他们一次。
结尾我向来不会写,就用顾城的一首代替吧。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 它来寻找光明”




讲这个故事原因有几个:
1. 申请者们不要因为去了一个不是很牛的学校而苦恼,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父亲没考进清北,更没有留过学,可照样年薪比同龄的HYP 90 percentile的那些人多不少。(当然不能跟HYP出来的极致牛比的人比)HYP只能证明一个人读书很牛,别的什么也证明不了。学校只是你生活的一部分,是你前18年的一个总结,后面还有六七十年要走呢!
2. 一个人成功与否是看你能否在限定条件下做到最好,不要埋怨自己生得不好,家里没钱全自费,父母没文化。我爷爷奶奶都是农民,爷爷初中文化,奶奶文盲,我想一个人能出国再怎么样也比我父亲的家境强千百倍了吧。把握好每一次机会才是正道。
3. 碰到各种各样的挫折,不要气馁,多收几封据信算得了什么呢。有个学校去就不错啦,我去年也一直想要进一个好学校,可是到了美国来发现Emory和Georgia State也没什么差别。

最后...好久不写这么长的文章了,加上语文很烂,难免词不达意,大家凑合着看。
 

daduzi

Active Member
Jan 9, 2009
2,519
0
36
#9
感谢前辈分享

懂这些道理的人。。看不看这篇文章都会懂的。。
不懂这些道理的人。。看了这篇也是对牛弹琴的

此文最可受益的就是就是那些“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之人。。i.e.转型期。。: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