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季时写的小说

Nov 18, 2013
171
0
16
#1
Y君的国图故事
Y君第一次进国家图书馆,是在休学在家打游戏混日子两周以后,由仅存的一点荣誉感与求胜欲迫使而去的,因为在两周以后他还要赶赴一场5000里之外的SAT考试。在去之前,Y君不知道国图不让带包、饮料和自己书的规矩,使得他在短短半年之内练就了各种走私藏匿的秘诀。
冬天衣服穿得多,连大部头的书也可以夹在身上而不让人察觉,也要多亏了Y君身材消瘦之便。在此之前,Y君的母亲教过他另一种夹带的方法:用裤子把书别在腰间,双手腾出来不说,书也不会自己掉下来。不幸的是,Y母只把这句话的前半段说对了,后半段在工作人员的眼前以一声闷响和Y异样的表情作古。带书来最好从G层进,就一个小入口,保安查的不严;不像两个大门,人流量大但是保安姐姐眼球血管的血流量也大,往往还要被叫住然后往返楼下的存包处一次。
饮料最好说,揣在兜里就行了,不喝的时候放在桌子脚下,不会有人过来说:“读者你好,图书馆内不许喝饮料!”Y君一般只带一本书和一瓶水而来,轻装上阵,也方便与图书馆各个入口的工作人员周旋躲闪。其实Y君在这里读书废寝忘食,最为跋涉的就是这一瓶水,往往一天12个小时下来还没喝到见底,也枉费了给读者朋友准备的接水处。最离奇的一点是,饮水处旁总是摆了上百个五光十色五花八门五颜六色的水瓶、保温杯而不被主人带进馆内,像极了一群不得入内拴在门口的野狗,互相推搡拥挤着找一个落脚点。
在图书馆,Y君最怕遇见狭路相逢的朋友和同学。如果是仨两人事先约好了一同前往,常常在九点开门就到的Y君倒不会担心同伴的迟到。但如果是裹藏着一本书,身形臃肿行动不便的Y君在“过安检”时被身后伸来的一只手拍在肩膀或远处模糊一个人影的呼喊吓到,Y君总是心有不爽的。在读书读到心驰神往的时候,Y最怕受到旁人的打扰,仿佛这一拍一叫就在空气中疾速地产生了火花,把面前的书本和脑海中的思路烧得丧失殆尽。
还有一种人在Y君的图书馆中更为可恨:吵架起争执的各路奇葩:有的因放下书本声音太大吵到午睡的人,有的因用电脑放歌、视频抑或刷TOEFL听力而吵到一旁用功的,有的因自己找书要求未得到工作人员认真对待的,有的因带着馆内没有的外文书籍而不准入内的。Y君的同伴小L有一次说道:“真怕哪次碰上个吵架凶猛的吵着吵着把椅子抡下来砸死咱俩啊!从此以后,再遇上安静得只剩下翻书声和咳嗽声的图书馆内响起吵架的声音时,Y君总会提心吊胆地直翻书不看书,迅速确定吵架现场的方位高度角度,从而判断自己身处的位置有无被砸的危险。当然,半年来不幸还从未发生过。
同样让Y君害怕的还有大厅跃层上走来走去的人群,因为Y君怕他们忘记自己身处的地形而朝旁边的空气中吐痰、口水或倒剩水。机智的Y君为了躲避吵架的、吐痰吐口水的,还有电脑打字声音像砸坑的、开机声音响彻整个大厅的、电话短信微信QQ放在大木头桌子上震个不停地的、戴耳机听音乐避世自high的、刷TOEFL听力甚至口语的、蹭wifi开网店的、秀恩爱的、读书必须读出声的人间万象、社会百态们,从无数次实践中终于选定了属于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安心读圣贤书——二层大厅的东北角,这个地方还有个好处就是背对正门,让找你的人一眼就找到你,让你不想见到的人永远找不到你。
Y君大多数时间是和两个小伙伴——王公子和小L出现在国图的。王公子不是公子,胜似公子,她自己在心里是十分认同这个角色的,一开始出去吃饭的话题总是少不了王公子向我们讲述她奇特的人生观。以前小L和Y君不是很熟,十一月的一个早晨被王公子带来图书馆,他们俩就自然而然地认识了,而且这种认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不可收拾,进化成了亲密无间的革命战友——因为那段时间Y君追了很多个女生未果,而小L和自己的男神一直没有挑明关系和互相的感觉,颇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在遇见王公子和小L之前,Y君每天从九点学到六点,中间还有无数次从东北角跑到G层G34,一本本翻看整个书架的留美手册、指南、一本通,各个学校的资料、对比都被Y君掌握的门清儿,他天天脑子里想的就是:我要是上2200了Cornell和伯克利稳拿啊!文书好好写CMU就不计较我的口语分了啊!Rice原来这么屌啊!UCLA applied math全球第四啊!Emory和NYU美女好多啊!圣母大一必修神学和宗教学啊!UIUC这么屌丝保底十分靠谱啊!斯坦福去年录得最低分才2040啊!康奈尔1860啊!耶鲁2000多啊!我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啊!其实2018er到现在才看清楚,今年的申请形势简直就他妈的没有什么靠谱、稳拿、保底之类的名词动词形容词,但Y君在第一次被SAT虐杀后的12月就已经预料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了。
一个人在图书馆是坐不住的屌丝,两个人在图书馆是分不开的情侣,三个人在图书馆那可就是势不可挡的学霸三人组了。在Y君、王公子、小L胜利会师后的20天中,她们刷完了OG、OC、Princeton、七年的真题、DH、Barron 3500、6本小说(中、英文的都有)、几篇作文,学习效率令人发指。所以Y君等三人的例子告诉了后面的学弟学妹们,准备SAT2200+,你只需要在图书馆的20天!
有一次Y君旁边颇为靓丽的一个姐姐不知在嘴里叽里咕噜地念叨着些什么,Y君靠近一看原来是学政治的,在背各种制度法律的对比呢!无奈Y君不像沈括,是一个心理素质较差但仍想出人头地的人,无福消受这种“芸娘”般的“悉心爱护”,就一怒之下潜到G层读冯唐的小说去了。那个下午Y君的潜能被无限激发,把“北京三部曲”一口气都读完了,但脑子浑浑噩噩的,也分不清《北京北京》《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谁的故事在先,谁的情节在后了。
至于Y君在国图读的第一本小说为什么会是冯唐的,说来也颇机缘巧合:离开学校前,Y君读的最后一本小书就是《北京北京》,是他左边的同桌借给他右边的同桌时被Y君截获的。因为那女生早上带了这本书到学校,就一直喊着“冯唐好帅!冯唐好有才!”Y君好奇平时颇为深沉大气的同桌怎么会为一个40岁的老男人如此着迷,就借来看了两眼,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冯唐写得太他娘得这个年龄的小伙子喜爱了:青春、热血、美妞、大酒、钱色、颓废,这人干脆改名叫颓唐好了,翻到封底,原来真人还真挺颓唐的啊。书看完倒是还了,书签却被Y落在家里,Y一直没上学,也就一直没机会还同桌,那“北京北京”就被夹进了SAT的材料里。后来Y君才知道,冯唐协和医科大毕业后,去Emory读了MBA,对此人的好奇更是无以复加,也酿成了一段Y君与Emory的孽缘,这是后话。
来到国图后的一个下午,Y君坐在椅子上实在刷腻了真题,就像猫一样蹑手蹑脚地迈着步子潜到一层北区,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冯唐的小说,也懒得再找其他的书了,就坐下来读,读到九点闭馆前才重新出现在王公子与小L面前,让两人以为Y君掉到厕所里刚被人捞了出来,旁边的学姐还在念念有词地默读着什么,让Y君顿生恋爱怜爱之心。
当然了,图书馆频繁的艳遇基本上没发生到Y君的身上过,最多就是借一支笔、用下橡皮之类的,Y君很少带文具来图书馆,原因前面已经说过了:轻装上阵嘛,连书包都省得存了!但是Y君总是说:图书馆的美女很多的,也不知摘了眼镜后的他怎么看出来的。
王公子总是拿一个例子嘲笑小L的审美,但她们说的那个“美女”,Y君却一点印象也没有。Y君主要是通过无数的例子黑小L的审美,比如他向小L求介绍美女给他认识,而小L拿得出手的小学同学、澳门同学、南京同学没有几个入得了Y的法眼,唯一一个十九中的校花还是小L的男神在微信上给她看的:”小L你看我们学校这校花美吗?有好多人追她呢!”顿时男神气息全无,这个缩影也可以看出小L与男神关系的纠结。
小L和她的男神是在去年夏天的南京认识的,根据Y君的推算,那时的南京一定热炸了,比较适合《全城热恋》这种调调。他们都在北京上学,却能因为参加一个比赛的因缘际会在北京的反义词——南京相识,似乎也说明了点什么。“两个人可以在异地相识相知,却不能在异地相爱”,这个异地的意思就是不是一个学校的都不行,Y君说他自己在追求女生的过程中也大吃了“异地”这碗闭门羹,小L恨不得迎上前去抱头痛哭。
这故事最狗血的地方在于,小l在南京比赛上结识的闺蜜也同时喜欢上了男神,并且在小l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时候麻利地先表白了一次,被拒绝后仍锲而不舍缠着男神,同时寻求着小l尴尬的安慰。
 
Nov 18, 2013
171
0
16
#2

小l的尴尬在每天吃饭的过程中传给了y君和王公子,三个人就这一事态延展出去的爱情问题讨论了一次又一次:什么女生适不适合倒追男生啦,男女生之间的暧昧啦,y君的感情史与经验啦,王公子不爱江山也不爱美人只爱她自己啦。当然了,三个爱情白痴谈爱情就像痴人说梦一样,谁也仅仅给出理论上的答案,该不该在男神高考前向他表白,则就是小l自己的事情了。
y君在申请季的同时还干了两件“大事”——打游戏和泡妞,都是一个男生最基本的需求。打游戏差点毁了y君的申请之路,而泡妞差点毁了y君的心灵之路。去年年中,y君为了准备sat和兼顾高考,忍痛和比自己小的女朋友分手了。一个人的y君在短期还显露不出什么寂寞与孤独,但在长期来看,这种“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生活还是让y君觉得少了点什么,能为黯淡的2014fall申请季添上一抹亮色。
在每天10个小时的刷题时间之外,王公子最爱干的一件事就是在吃饭时坐在剩下两人之间,隔岸观火地引导着l和y东一句西一句地谈自己的爱情感悟,然后在一旁笑而不语:呵呵,爱谁都不如爱自己啊!
《致青春》里陈孝正说过一句话:“爱一个人的前提,是要先爱自己。”随后郑微反驳:“爱一个人,应该像爱国家,爱山川,爱河流,爱田野。”y君也不知道自己是这两种中的那一种,反正现在社会上比较多的可能是前一种:一个中年男子用心竭力地爱了自己四十年,爱财爱权爱地位爱理工爱编程,然后一个“只爱自己”的小姑娘就爱上了这个“爱自己”的男人。其实y君以前很自恋,他认为女生爱男生得把相貌和事业兼顾,男生爱女生就只要相貌就好啦……
据不完全统计,在和前任分手以后,y君先后追过个女生4个女生,都以失败告终:一个是懒得认识他,想去NYU Shanghai,一个是和前男友纠缠不清的女汉子,一个是性冷淡的女神,和y君的世界很少有交集,还有一个是去了曼哈顿追随自己男神读美高的00后白富美。为什么是不完全统计呢,因为y君他自己说他看得上的女生数量可比这多得多了……仅仅举了飞香港新加坡机场里和考场里无数的美女一例就足以另大家信服了。
y君要是脸皮足够厚,可能也早找到合适的人了。问题就在于,他之前三次恋爱经历,都是通过网络这种新的传播方式实现的,所以对于追女孩子,y君除了给她发短信微信人人轰炸人肉搜索,也就没什么其他的辙了。但y君往往还看不起那些长相不如他,才华也不如他的男生,身边跟随着一个青春少女,恨不得打电话报警抓他拐卖人口。
国图附近其实有很多y君眼里的人口贩子的——换个名词也就是大学生:有各民族美女汇集的中央民族大学,盛产身材修长五官端正各大女神的北京舞蹈学院,还有不少中关村五道口大学城的学生来这里自习,处于首都师范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等的辐射地带。国图里的读者,可能有三分之一都源自这些学术圈。
后来y君求小l帮他介绍几个女同学认识,小l的审美缺陷就在此时充分暴露了。后来y君才在小l的人人上发现,其实她的同学还是有很多漂亮好看的,但是大多都去了美国加拿大澳洲读高中,小l也就没费那个功夫拿她们充数。有一回小l在邮件里附了一张十九中校花的照片,因为那是y君和王公子觉得唯一完美的女生,其他的不是太学霸就是太社会,所以有时候y君还是挺佩服小l她们小学——北京小学的,因为它的diversity实在是控制得非常好啊!
从此,y君邮箱在google浏览器里的缩略图就一直是那个校花了,导致他只能忍痛割爱删了那张照片然后重装了一遍浏览器。
后来考完试了,他们三个人就坐在那里写essay改essay,仰天大笑“这文书牛逼的真是没谁了!”又后来,申请季都结束了,三个人也就很少能在图书馆里聚齐,但故事总不会在这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