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的大学生涯

Nov 13, 2013
42
0
6
#1
1.入学
2001年九月初,父母陪伴着我这个他们唯一的孩子离开了家,开始了维持一周的旅行。这次和我家其他家庭旅游不同,因为这次是送我去上大学。
在美国,很多家庭都会把送子女去上大学看成是一件大事,很有可能是孩子多大了在父母眼中都是孩子,所以 父母不放心孩子单身去学校,但送孩子去学校也标志着孩子从此离开家里开始他的独 立生活。
虽然我对我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涯感到兴奋,但可能下意识中也对离开家而感到不适应,所以我一下飞机就开始发烧。我的烧还没有退,9-11就发生了。一 时间美国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有一半的新生不能在新生周开始的第一天到校。如果不是父母和我在出事之前提前来到学校的所在城市,八成也会迟到。
当可以正式搬入宿舍的时候,我的烧也退了,虽然悲剧的气氛还是回荡在空中,但好像都被隔离在我们学校那古堡性建筑厚厚的校墙之外。校园中到处可见兴 奋的新生和他们的父母。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当父母还在为我整理宿舍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的和我的新朋友们一起去领取学生证了。
忙了一天,当再次看到父母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母亲好像有很多话要嘱咐我。只是兴奋的拥抱了一下父母,就又和新朋友们离开了。对当时的我来讲,父母虽然 明天就要飞回家中,和我的距离坐飞机也要5个小时,但我没有意识到我从那时起就离开家了,还沉浸在刚入大学的兴奋中。
现在想想,可能妈妈当时想告诉我很多话,像“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爱上一个会让你心碎的女孩”之类的……但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就微笑着看着我和同学们走了。

2.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我大学读了两个专业:经济和数学。到校后就按着我的计划去选课。但是在我选经济入门课的时候遇到了麻烦。首先是我的学业指导(Academic Counselor)说我要上的课都是高年级上的,不适合一年级的新生。如果我一定要上的话,需要经济系本科主任同意。
在谈话中,主任的态度很坚决,他说:“你这种非常积极的学生我见多了。每年都会有那么几个,一入学就想上些高年级的课。但后来都是惨淡收场,成绩很差。我是不会同意你注册这门课的。”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可能都会放弃了。不过事在人为,就算主任不同意,还可以想一些别的办法。
我们学校有一个规矩,就是如果学生由于某些原因不能注册的课(比如课已被注满,或学生还没有资格上这个课),可以在老师的同意下,拿着老师的签字,去注册这门课。
在开学的前一天,我就向一位学长借了经济课的书,把老师第一堂课会讲的内容都看了一遍。等到了开学正式的第一天,我起了个大早。跑到我要上的经济课 去听课。到了课后,我找到了老师说了自己的情况,问他能不能让我注册他的课。他问了我几个问题,看我回答得都还行,就同意我上他的课了。
为了不出现主任说的惨淡收场,我非常努力的学习,几乎每晚都会在我最喜欢的图书馆中学到11点才回宿舍。
在期末考试后不久,我收到了老师的电子邮件,里面说我的答案体现了我对经济学较高的天赋,希望我可以考虑为他做科研,当然是有经济报酬的。当时我差点没乐傻了。
后来,这位老师在我找工作和申请学校读博士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3.神仙姐姐
我们学校的必修课很多,每个同学都要一个学年的哲学。哲学并不是我的强项,当第一个作文题目下来后,我有点发愁,因为我对自己的写作能力并不看好。
这一天,我带着写好了的草稿跑到图书馆,希望能得到写作辅导的一些帮助,但可能是我去得晚了,写作辅导告诉我他当晚的时间已经满了,不能帮助我。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美女出现了。在聊天的过程中,她知道我正在为我的哲学作文无法得到修改而犯愁,就非常友好的帮助我修改我的作文。
我真得有点不敢相信我的好运,一位漂亮的女学长,在没有任何必要、而且自己功课还没有做完的情况下,帮助我这个愣头愣脑的新生修改作文。
这一改就是两三个小时,这样的发展就有点像小说了……如果说她是看上我的英俊潇洒而无法自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在小说中是美丽的女主人公出现,帮助了正在郁闷的男主人公,两人之间碰撞出闪亮的爱情火花,然后经历匆匆阻挠,终成眷属。
可惜,生活不是小说,当她终于帮我修改完文章,又解释给我听后,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如果在一般情况下,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和我搭茬,我肯定会把她的电话号码要来。但当晚,我的耳边似乎有人用只能我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和我说:“人不能太贪婪……”
后来我的作文得到了教授的高度评价(从成绩上看出来的)——这是后话。
等回到宿舍和几个好友说了这段故事,大家都不太相信,不要说别人,就连我这个当事人都有点怀疑。
而且还有更神奇的事,就是这位“神仙姐姐”——后来在2005年的Apprentice中得到第二名,现在在CNN(也有可能是CNBC)做主持人。说真的,我都不好意思相信,但这个故事的确发生了。
4. 离开家的第一个中秋节
大一的中秋节,是我第一个没有和家人一起度过的中秋节。当时我已经习惯了新的规律,白天上课(每天大概2节课,课间时间就在图书馆学习)。晚饭前回到宿舍,然后和同学们一起去食堂吃晚餐。晚餐后散步到体育馆进行2-3个小时的篮球加健身。之后去最喜欢的图书馆学到11点左右。回宿舍,当然如果有需要还会继续学习到凌晨一点多。睡前和好朋友们聊聊天或是打打台球。所以当中秋节凌晨来临的时候,由于期中考试要到了,我还在宿舍的学习室中复习。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同学在。这时候一个同宿舍一个平时看起来很文静的女孩走到我的桌边,小声和我说请我和她出去一下。我想可能是她有事问我但又不想影响到其他学习的同学,就放下笔跟在她身后和她出了自习时。当我们进入走廊的时候,由于已经是凌晨也没人了,走在我前面的她突然说了一句“中秋快乐,请你赏月!”然后就迅速的脱下了她的睡裤,几秒钟后再用同样快的速度提起睡裤,飞快的跑掉了。前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我都没太反映过来她就消失在走廊尽头了,同时还传来她的笑声。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回到自习室里,一位同学看我表情有点怪就问了一句怎么了?我只能回答“I just got mooned."
5.“那你可想好了。”
大一好像就在不断的上课,准备考试,和考试的重复中过去了。当然这只是学业方面。当暑假快要来临的时候,很多同学已经对学校周围有所了解而考虑搬出宿舍而去租房子住。
当我非常兴奋地告诉妈妈我下个学年可能会搬出学校和三个女孩子一起住的时候,电话那面经过几秒钟的平静后,我妈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你可想好了。”
由于这么看似简单的一句话,我谢绝了朋友的邀请,第二年还是住在了学生宿舍。
在我当时19岁的印象中,妈妈好像只有两次对我说过“那你可想好了”这句话。
第一次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当时是3年级还是4年级我已经不太清楚了。从小到大,我经常会有一些现在看起来很可笑的想法。那一次,我又有了一个天才 想法:那就是如果两样东西分开来很好喝,那他们混在一起肯定更好喝。这天早晨,8岁(或者是9岁)的我用兴奋的口吻对妈说:“妈妈!今天我要把我的巧克力 奶和橙汁混起来发明一种新的饮料,肯定很好喝!”也是同样经过了几秒钟,我妈淡淡的回复了一句:“那你可想好了。”年幼的我就把我的想法付之于行动了。前 车之鉴,后事之师,所以在19岁的时候,我没有犯同样的错误。
 
Nov 13, 2013
42
0
6
#2

6. 谁吃我的烤鸭了?

大一的时候,经常和几个哥们去吃烤鸭。有的时候还会买回来一只,放在宿舍的集体冰箱里。但是到了后来,总是发现有人会吃我的烤鸭。觉得很郁闷,后来想想, 八成是宿舍中有些人晚上饿了,就把我的烤鸭吃了。我还为这事和几个非常好的朋友发过牢骚,他们也会非常同情的骂上这些无耻的小偷几句。后来我也就不再买烤 鸭回来了。

后来毕业了,和大学时的好朋友还经常联系。我大学时代最好的哥们中有一个,咱就叫他“五世”吧。因为他的名字后面带个罗马数字的“五。”有一天聊到大学的 一些事,我突然又想到我烤鸭的事了。就和五世提到了,他八成喝多了,终于对我小声说,“你知道你鸭子是谁吃的么?是曙光(Dawn)吃的。”
我一听,原来是她呀。得,以我和曙光的关系,她吃我鸭子我真是说不出来什么。大一时候她就住我对面。在大学的某一阶段我们还是恋人。绝对是我的死党。

过了几天,和曙光打电话。我就说,“就咱俩当时的关系,你吃我的烤鸭咋没跟我说一声呢?让我这么多年还以为是大麻抽多了的那帮烟鬼抽完了饿了偷我的鸭子呢。五世都和我说了。”

“五世说是我吃的么?”

“对呀。”
“那我也说实话吧,每次都是五世带我去吃的!他说你的烤鸭,用不着客气。”

7. 世界好小

我大二的时候宿舍楼里有位好友。算是红颜 知己吧。我们是一届的,但到了二年级才认识。原因是她大一时不住在我楼里,听她说她和她大一的室友关系并不是很好,所以才传社的。女孩子么,住得近总会有 些摩擦。因为我不认识她前室友,所以可能对我发些牢骚无伤大雅。再说了,朋友么,就是要听朋友发牢骚的。我当时的女朋友也一样。也会时不长发些前室友的牢 骚。当然了,可能成为前室友的原因就是有过摩擦才换的。要不就不换了。她们都很善良可爱(至少我眼中如此),而且很有礼貌,只是为了发牢骚,所以也从来不提具体姓名。当然,一面是我的女友(或好友),另外一面是从未谋面的人。随便想想都知道听故事的时候要站在什么角度,帮谁说话。如果女友说前室友总不整理屋子,虽然我也觉得女友整洁的有点过分,但当然不会说出来。

一天,和同学吃饭。好友刚好也在,本来我打算介绍的,但后来才知道她们早就认识。好友走后,我问同学,“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同学:去年一个宿舍楼。她和她室友最后不太愉快所以今年搬家了。

我:(看来不是秘密)她人这么好,真想不通为什么和室友会有摩擦。她很迁就别人的(至少很迁就我)。


同学:谁知道了,她室友也很友善,很漂亮。

男孩子就是这样,一听人家漂亮,马上就来精神。虽然有女友了,但打听不算违规。

我:是么?叫什么?

同学:算了吧,你肯定没戏。

我:当然当然,再说我也有女友了。随便问问罢了。

同学:是么?行呀,一段时间不见发展很快呀?告诉你,但不要打她主意。听说她现在有男朋友了。

我:好好!快说,我还要上课呢。

同学:她叫][]]]]]]]]

我:(怎么和我女朋友同名同姓呢?)。。。。。行了,我要上课去了。改天再聊!
然后一路小跑的溜了。

8. 我和你搬出去住

到了大二快结束的时候,我又有了般出去住的想法。因为以我当时的速度,本科学业3年肯定可以毕业,就意味着我没有大四,也同样意味着大学生涯也已经结束了三分之二。总觉得如果不能和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租个地方住,有点遗憾。

我当时最要好的朋友里,石油打算继续留在宿舍,按他的话说是总要留下一个坚守阵地的,这样有好的聚会的时候好约请我。

曙光是女孩子,不合适(我当时已经做好不和非女友的异性同居的打算,而且当时有女朋友,再和其他女性朋友同居我自己认为是自找不自在)。那就只剩下五世了。

但五式却一直举棋不定。我有点烦心之余在和一位来自欧洲的美女同学吃午饭的时候说出了没有合适的室友一起租房子的遗憾。

我:“好希望和好朋友们出去住呀!可惜五世还定不下来。”

她:“你想住哪里?”

我:“住在湖边的那个高层公寓里,选一个在客厅可以看到湖的公寓。两室或三室,度过我大学的最后一年。”

她:“你真的大三就毕业么?不能多等一年么?”

我:“不等了,已经双专业了,就算继续读书也是读博,八成也要离开这里了。”

她放下手里的水杯,看了看我,然后突然说“我跟你出去住!”

当然,由于很多原因(也包括上面提到的),后来我们没有一起出去住,是和五世一起租了一套公寓,在湖边,22楼。直道现在五式还会说,她没有一起搬出来太遗憾了。不知道如果他知道这段对话后会是什么表情。


9. 牙缸和怪物

在下从小有个习惯,就是刷牙的时候 喜欢有个杯子装水,我把这杯子叫牙缸。从小到大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而且认为所有的人都用牙缸。直到大学最后那年。当时我有直接读博的打算。被学校 入取后就打着看学校的名义和同学飞过去玩玩儿。当时我和女友,五世和他的女性朋友(除我之外都是白人)一起飞出去玩儿。晚上住旅店洗完澡看到女友在刷 牙才发现忘带牙缸了。我就说“亲爱的,你也忘带牙缸了?”

“什么?”她怪怪的看着我。

“你知道,刷牙装水的杯子。”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呢?”

“上帝呀,我的女朋友刷牙不用杯子,真是个怪物。”

“你才是怪物呢!”

最后我们把我的哥们和他朋友叫来问,结果是在下的怪物身份在3比1的投票决定下被通过。